您当前的位置 :海盐新闻网 > 盐邑文学 > 文学赏析 正文

寄湘灵
时间: 2013年07月29日 14:51   设为首页 收藏 海盐视觉打印海盐手机报

  他走了,背上行囊,孤身一人,踏上遥远的旅途,卷走她全部的思念,却载不动她两行清泪。“生为你人,死为你鬼。”临行前,她送他到村口的风车前,在他耳畔许下郑重诺言。她已做好了的最坏的打算,如果他不回来,她仍然会静守窗下等他,五年、十年,哪怕是一生一世,此爱永相随,纵使呼唤不见故人来,年年桃花水,岁岁空等待,年华已老去,依然无怨也无悔。

  湘灵。他泪雨磅礴,等真正经历曲终人散的离别时,才明白失去的疼痛是如此的锥心刺骨。湘灵,那一路上,他将她如花的笑靥忆了又忆,将她香艳的名字念了又念,将她温婉的神态想了又想,心里却漫溢开一种难以避开的孤独与寂寞。湘灵,他日,若我看见春暖花开,我一定会站在你看不见的角落,为你拈花微笑;湘灵,他日,若我听见你喜欢的歌谣,我一定会在梦里为你低低哼唱;湘灵,他日,若我看见你幸福的模样,我一定会守在遥遥的彼岸,为你绽放由衷的笑靥……

  途中,他走累了,所以坐下,一边欣赏着沿途伶人演绎着动人情话的皮影戏,一边用心中牵连不下的泪语,和着墨笔挥染宣纸的沙沙吵杂,为她赋诗一阕《寄湘灵》,只愿变作她手里一枚雕梁画栋的印章,将对她的思念弥散在这寂凉的清风里。

  泪眼凌寒冻不流,

  每经高处即回头。

  遥知别后西楼上,

  应凭栏干独自愁。

  ——《寄湘灵》

  湘灵,你知不知道,皮影戏外的我也随着那些傀儡投入了真切的情绪,任你成为我心中永久的美丽童话?只是不知,如果世间失去这多彩的面具,是否还会有人去留恋去惋惜?是不是多了一种残缺不全的魅力,才没有那么多含恨不如意?亦不知,如果世间失去了脂粉的艳丽,有你的彼岸会不会依然翘首回望?

  “泪眼凌寒冻不流,每经高处即回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其实就是那么一点点而已。他知道,他和她已经努力了,只是命运使然,任谁都无力改变,要怪也只能怪天意弄人。举头,云和月相偎相依,彼此的盈缺,是他们的醉美,亦是他们的互慰。他知道,此生等他待他是她的甘心情愿,此生想她梦她是他最大的幸福,哪怕世事一场梦,人生几度春,亦无法更改他们最初的心意。只是想起她时,每经高处便即回首,举步不前;念她时,泪如雨下,纵是泪眼遭逢凛冽的寒夜,冻成两行冰柱,也无法阻绝他对她浓浓的思念。

  总是在漫漫长夜,于黑暗里静静期盼着黎明的曙光;总是在寂寂的黑夜里,沉沉地睡去;总是在没有她的孤灯下做着一些花开遍野,缠绵悱恻的梦;总是在梦里任花色斑斓,描蓦她倩丽的身影……他好想告诉她,她在他的梦里深深浅浅地来过,闲倚窗下的她,长长的韶华青丝铺散在桌几,黏腻着青春朝阳,熠熠生辉,不知梦中有谁在抚摸她松散的发丝,只知道有一粒幸福在她清秀的面颊上开出了一朵相思,清香幽韵,宛如轻羽飘落天涯,却不知她会不会远远地痴望着远方,耳畔渐远了尘世的喧嚣与烦忧?更不知他心绪不宁的思慕会不会在她眉间静静地流淌?

  “遥知别后西楼上,应凭栏干独自愁。”会的,他不在的日子里,她一定会怅立西楼,凭栏独自品味那份孤寂的愁苦,轻轻袅袅,跨越时空,任初心若莲,只为曾经于风车下许下的那句刻骨铭心的诺言。

  恍惚里,他仿佛看到,前世的她在三生石上镌刻下的醒目誓言,刹那间便忘了一路走过的崎岖,把曾经的惶恐驱离。安守着心仪的倾醉,他明白,这份情,不再是躲闪的畏惧,即使是望梅止渴,风的气息也会把距离的遥远,串联一个枕间的同息,在他的眉间,在她的心头,哪怕漂泊起一生的坎坷,他和她都不会轻言放弃。

  是的,她不会放弃,他更不会放手。是她秀手转他乾坤,是她慧目盱衡万宇。她不是佛,却是菩提,是起伏恒久的岁月,是永夜腽腯育成的他的一卦良贞。若有来世,他愿化为飞鸟,栖于她日日修行的禅院青瓦檐,做一羽只有她懂,春来也盼归的梁下燕。他日,若缘聚缘散,与她咫尺天涯,他定会用一笺轻浅文字,诉说一生不变的祝福,遥念君安,然后用一颗安然的心,包裹住昔日的温暖,微笑,向前,在她远去的眉间倾诉云月的絮语,将她深深唤起……

  是的,他一直在内心深处唤着她的名字,情深难禁。在这寂寂的夜里,品味这一阕哀伤凄婉的《寄湘灵》,与他远隔了千年之遥的我仍能感受到他的疼,他的痛,他的怅,他的无可奈何……丢开诗集,只想隐在他的天空,藏在他的梦中,潜伏在他的文字里,握住他的温柔,好让我也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点点梦,或许它是苍白的,可我也愿意在这里等候,等候一段燃点灵性的文字,在一声叹息或欣喜中寻找他灵魂以外的世界。

  或许这首诗并非他最杰出的诗作,虽直抒胸臆,却又透着含蓄之美,给人以无限的想象空间,宛如午后淡淡的阳光,和煦不燥、意境淡雅,让一切都简单而本质地呈现,不染纤毫。字里行间,抖落点滴就醉了整个寰宇,若繁星闪烁,璀璨无比;如阳春白雪、烟雨迷离,每一滴入口都沁人心脾,心情浮躁时品读犹如品尝到一泓甘甜的山泉,再次品就,仍是余味不尽。

  我静静伫立窗下,仿佛千年之前在符离守候他归期的湘灵,眉头紧紧蹙起。却不知,我所忧伤的究是他的悲恸,还是她的绝望,抑或是自己的无奈?抬头,望向窗外漆黑的天空,穿越她与他三生三世的誓言,静静地在雨中看那云卷云舒,默默思忖着他和她的过往,那个凄美而伤感的故事,心里裹着无尽的失落,仿佛他的文字,惆怅、深邃,渗着忧伤,撩人情怀,才明了那三生石上所谓的不老传说亦早已随着她那滴碧海云天的泪水一起沉沦。

  Tips:唐德宗贞元十四年,年届二十七岁的白居易在母亲陈氏殷殷期盼的目光中,为了生计和前程着想,不得不离开符离,离开与自己相恋八年的湘灵,只身前往江西浮梁,投靠身为浮梁主簿的长兄白幼文。其间,白居易因无法遏制对湘灵的思念,在路上创作出《寄湘灵》等三首感人肺腑的情诗。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吴俣阳 编辑: 沈芳怡
相关新闻
海盐文化生活资讯
【07月13日】【7月6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