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盐新闻网 > 盐邑文学 > 文学赏析 正文

寒闺夜
时间: 2013年07月29日 14:55   设为首页 收藏 海盐视觉打印海盐手机报

  披上衣裳,斜倚床畔,他低低地抽泣。前程未卜的他看不到任何天明的希望,更无法洞悉自己与湘灵的结局究会如何演变。或许是好的,或许是坏的;或许是幸福的,或许是残酷的;或许是快乐的,或许是悲恸的……然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由他的主观意识可以主宰得了的。他没有办法,没办法在短暂的时间里给湘灵想要的温暖,更没办法让早就在她耳畔许下的诺言变成现实。到底,还需要多久的等待,他才能如愿以偿地将湘灵吹吹打打地迎进白家大院,成为他明媒正娶的新娘?

  前往浮梁的道路充满了荆棘与坎坷,亦如他和湘灵的恋情。道路上的坎坷他都能咬咬牙坚持下来,无论经历多少颠簸与流离;而与湘灵坚守的那份爱里丛生的荆棘,他又该如何将它们完全清除掉呢?湘灵,湘灵,他一遍遍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想象着她怅坐鹦鹉笼下,和泪看他前不久给她寄去的那阕《寄湘灵》诗,心里裹着无尽的惆怅与痛苦。他还能为她做些什么?在这一个人的世界里,一个人的征途上,他只能枕着对她无尽的思念,在每一个冰凉的夜晚静静地想她,任每一个梦,每一秒钟,每一次欣喜,每一次失落,都在她蹙起的眉间缓缓萦绕,化作她案边的一缕小诗。

  夜半衾裯冷,孤眠懒未能。

  笼香销尽火,巾泪滴成冰。

  为惜影相伴,通宵不灭灯。

  ——《寒闺夜》

  “夜半衾裯冷,孤眠懒未能。”夜越来越深,心慢慢地沉淀,想着她温婉的容颜,他觉得越来越孤单,就像站在长江的源头朝下游眺望,面对那长长的,没有尽头的寂寞一样。

  窗外,雨后的星星明明灭灭地闪烁着,似乎决定了一种原始的生命轨迹。屋内的温度越来越低,衾被也失去了往昔的温暖,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侵袭得未能入眠的他仿若成了一个冰人,等泪滴落了,才发现眼泪里的身影仍然没有失却体温。

  寂寞是一片黑色的睡莲,在无尽的黑色里,尽情地蔓延。他宛若站在无人的山巅,撕心裂肺地喊,却听不到任何声音,整个人,由里到外,都被内心的惶恐慢慢吞噬,变得越来越孤单,越来越彷徨,只留下一条小小的、长长的身影,在孤单的灯影下随风摇曳。

  “笼香销尽火,巾泪滴成冰。”熏笼里的香火已经销尽,销不尽他对她的思念;滴落在绢帕上的泪珠在严寒的季节里转瞬成冰,冰不了他对她的永恒记忆。

  一个人的思念,抬头低头间,是孤单吗?一个人的泪眼,想她念她时,是心伤吗?相思无边,寂寞无涯。支离破碎的天空,总是拥有支离破碎的思绪,念着她的芳名,记忆,渐行渐远;心,越来越孤怅。

  曾经,和她相遇,相识,相知。相遇是邂逅,相识是缘分,相知是快乐。那么在这寒寂的深夜里究还剩下了什么?或许除了煎熬,还是煎熬吧。一种等待中的煎熬。远处,传来袅袅的琴音,断断续续的。在这静谧的夜晚,他收拢起流逝的记忆,品味着孤单,为曾经的拥有铺起一座思念的桥,守候与她的再次重逢;拣拾起青春的碎片,打包着情感,为往事编织岁月的挽歌,却仍不明了,明明刻骨铭心地去爱了,为何两个相爱的人却不能长相厮守?

  “为惜影相伴,通宵不灭灯。”不敢将灯吹灭,因为灯影里有她倩丽的身影;不敢奢望在梦里与她缠绵,只得借助这星星灯火,和着泪水,用文字,在诗笺上将她忆了又忆,思了又思。

  寂寂的夜里,忘情,让记忆消融在昨天,让思念湮没在往事,让一切都消逝得无影无踪。然,一个人的他还在幻想,还在等待,于是,一如既往地喜欢着一个人于灯下用文字记录稀薄的忧伤,用诗句誊写淡淡的哀愁。

  时光流转,人来人往,一个人想,一个人挥疾书,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字里行间有了种时间的淡漠,更有了岁月的遗忘,仿佛那一现昙花的记忆,如同他滚滚的思念,也像那一抹夕阳的余晖,亦如他惆怅的心绪。

  一个人,一份寂寞,一种心情,打开了情感的闸门,点燃了堆在身后的所有寂寞,他泪眼潸然,将刚写好的《寒闺夜》诗念了又念。为她的痴绝,为他冰了的心,为他和她隔了咫尺天涯的恋。

  湘灵,请相信我,不管岁月如何变迁,至少你还有我,一个真正不变的爱人,任岁月蹉跎、缘聚缘散,只要你需要我,告诉我,我都愿意永远陪你度过。只求你不要留我在这孤寂的荒原,让我拥着一个人的寂寞,一个人的精彩,上演一出没有华丽舞台的独角戏,因为我无法忘记时间,忘记你我的存在,忘记没有忘记的过去。没有了你,纵是多了煽情的观众,我也难以凑成完美的对白,更弥补不了一切残缺的爱……

  Tips:《寒闺夜》同为白居易于贞元十四年,由符离前往浮梁途中思念湘灵所作的情诗。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吴俣阳 编辑: 沈芳怡
相关新闻
海盐文化生活资讯
【07月13日】【7月6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