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盐新闻网 > 盐邑文学 > 论坛文章 正文

黑河,由西继而向北的行走
时间: 2013年07月31日 16:30   设为首页 收藏 海盐视觉打印海盐手机报

    5

    没到八道桥,已有刀劈般的沙子和天鹅湖在候着了,你就能感到额济纳的阵势了。远眺,人站在沙脊上,象一排排企鹅,晃动着,得瑟着,兴奋着。而另一边则是油画般的胡杨林,色彩凹凸,一块块颜色立体感极强,人恍若在仙境里遨游,行走。

    额济纳的景儿,一页一页的,一篇一篇的,看不够,读不完,谝不够。

    有多少匪夷所思。

    每年九月末十月初,乃胡杨流金的季节,此时也是额济纳的黄金季节,因为胡杨胜景只可维持十日左右,西风乍起时,胡杨的叶子就被风吹落了。因此,这些时日,可谓公路挤爆,达来呼布镇一床难求。这个中国西部著名旅游胜地可不是吹出来的,每一棵胡杨树下,都转悠着若干背像机者,且是专业家什、,长枪短炮,全乎着呢。这些人都想凭借胡杨,憧憬一个摄影家的梦,都觉得来这里不照像是亏了,亏大发了。而码字的作家们就苦多了,搜肠刮肚,苦于词穷,而叹乎诺贝尔奖危乎高哉,且又对莫言高山仰止。

    胡杨林里湿漉漉的,遮天蔽日,五颜六色的宿营帐篷蘑菇般绽放。

    而浸泡着边塞诗的居延海,每一弘涟漪都闪烁着文化意味。在湖边烹烤全羊腿的汉子,又一次把激情和钞票诠释得如此缤纷和完美。我想胡曾,王维大师阅之闻之,亦为之唏嘘不已的。

    古湖新韵,飘着汉唐的日月,俯身捧读,尽皆千里之牧歌,万峰之驼影和生生不息的黑河文化源渊。

    不见了苏武牧羊的故事,只有策克口岸驰来的物流车队,一水的陕汽重卡,一辆一辆碾过深长的辙印。只有站在居延海畔长吟的诗仙们,把酒临风道:单车欲问边,瞩国过居延,征篷出汉塞,归雁入南天……让后来者捧读再三,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庄子。逍遥游》: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弱水三千,可否给我一瓢饮”?

    6

    是河水西行北上,留下多少历史的叹息。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这是霍去病退守焉支山写下的句子,已近乎无奈,每每读起,便一阵悲凉。

    然而,额济纳却因神舟号呼啸飞天震撼环宇,当年塔旺扎布没想到宝日乌拉的传奇和神话,却在21世纪一一成为现实,狂夺人们眼球。在亦集乃的胡杨林旁,黑河西岸,矗起一座城市,一座有火车站、飞机场(在建),高速公路等现代文明要件堆积和叠加的城市。

    这鬼斧神工怎样若国画般洇湿开来,写在地图上的古老土地,使这片旅游资源强势的边城如虎添翼,日趋饱满。

    居延大道可谓额济纳第一路,长2.99公里,宽46米,走在上面,视野开阔得让人心里麻爪。阿拉腾桃来广场更是别致,广场上就是一副额济纳的本土地图,人们在上面寻找着自己的故乡和要去的的地方。

    拐弯,便是额济纳的滨河路,此时已步入天堂绿洲的核心景区,犹如浸濡在西部边塞诗儒雅的气氛里,闻得见居延海汉简的书香和古朴,而不能自拔。一边是黑河水哗哗流淌,一边是胡杨林凝噎无语,一动一静,若天籁似油画,又如大气般工笔,真实地步入了人间仙境。

    我早就说过,这是一副人类难以临摹的油画。

    其实,一过八道桥,我便突然想起范长江老爷子在额济纳时的情景,仿佛那匹瘦驼依然在西风古道上蹒跚。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董培勤 编辑: 沈芳怡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