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盐新闻网 > 盐邑文学 > 论坛文章 正文

徐怀中的二郎山情结
时间: 2013年08月01日 16:32   设为首页 收藏 海盐视觉打印海盐手机报

    解放军总政文化部原部长、少将徐怀中将军,对二郎山有着深厚的感情。

    徐怀中,河北邯郸人,1929年出生,1945年参加八路军,在晋冀鲁豫军区政治部文工团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历任昆明军区宣传部副部长、八一电影制片厂编剧,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解放军总政文化部长。荣获过三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徐怀中将军第一次到二郎山是1951年初夏,那年他22岁,任西南军区政治部战斗文工团研究员。他是随着西南军区慰问团,前来慰问进军西藏、修筑川藏公路的18军的。慰问团全体成员乘坐一辆大篷车上,从重庆出发,到达十八军后方政治部驻地新津。从新津再向前去,便换“后政”的军车,车厢下半部填满了大米包,因为路况太坏,乘坐空车重量压不住,会把人颠簸出车外去的。

    记不清是第二天或是第三天到达雅安。那时候还没有撤销西康省,徐怀中他们到雅安后就住西康军区。随后从雅安出发,到天全县城时天已黑了,天全县设有一个西南军区兵站,是在一条很深的巷子里,车子开不进去,大家扛着行李进去的。一下来了慰问团这么多人,床铺不够,大家就地打铺睡了一晚。

    从雅安去二郎山,沿途只能说是坑坑洼洼格外难行,粗粗通车的“毛路”。经常有塌方,养路工随时在抢修。慰问团车子到来,全体下车步行通过抢修路段,回头看着空车车轮紧挨悬崖边慢慢开过,这才上车赶路。来到到二郎山下一个叫“鬼见愁”的地方,车抛锚了,他们不得不在野外宿营,夜晚轮流放哨担任警戒。拜托返程车司机带信回去,第二天下午从新津又派来一辆车,慰问团继续前进。

    虽然已到初夏季节,远远望去,二郎山上漫天飞雪,红旗飘展,18军工兵部队冒着凛冽寒风,正在荒山野岭展开艰苦的筑路战斗。官兵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让慰问团的每一位同志都深受感动,团领导决定沿途为筑路部队作慰问演出。领导要徐怀中赶写一个歌唱二郎山的歌词,当晚就要演出。要写歌词,要作曲,还要与乐队合排,无论如何来不及了。不想男高音演员孙蘸白同志早有准备,从重庆出发时他选用时乐濛作曲的《歌唱大别山》,请词作家洛水填写为赞颂筑路大军的词,定名《歌唱二郎山》。慰问团领导立即拍板,与乐队合了两遍,当晚就正式与部队见面了。孙蘸白记不住词,要拿着歌篇唱,一路唱下来,唱到康定已经十分熟练了。场场演出都要有他出场,场场演出满堂叫好!从台上演员乐队,到台下官兵观众,个个热泪盈眶。此后,一曲《歌唱二郎山》唱遍了祖国大江南北,成为一首经典名歌。

    从1951年开始,徐怀中每年都要往返经过二郎山几次。有时是去筑路部队“代职入伍”,有时去新都桥农业技术推广站、甘孜农场、拉萨七一农场体验生活。每次经过二郎山山垭口时都会要求司机停留一下,他要观察一番,看看二郎山又有什么新的变化。有时他会在二郎山道班房或是公路养护段小住几天,然后搭便车返回成都。他以修筑康藏公路为题材,写出部队广大官兵和读者喜爱的中篇小说《地上的长虹》,其中有些内容就是取材于18军修筑二郎山公路那段生活。以后,又创作了以西藏农业站为背景的长篇小说《我们播种爱情》。1954年徐怀中去参加拉萨康藏公路通车典礼后,因工作变动,再没有来过二郎山了。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徐怀中将军当年与二郎山结下的情缘,至今还深深地留在他的脑海里。2004年4月我到北京出差去看望他,当他听说我有可能要到天全县工作时,亲切地和我谈起二郎山的巍峨险峻和美丽传奇,当年筑路大军征服千难万险感天动地的修路画面,以及二郎山下天全县淳朴的民风,古老的文化;忆起当年他们路过天全时,在县城边吃小吃坐茶馆的情景。谈起二郎山,忆起天全县,徐怀中将军神情愉悦,滔滔不绝,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火热的青春岁月。

    徐怀中将军不仅对二郎山有着深厚的感情,还力所能及地帮雅安做一些事情。2007年我担任天全县文化体育局局长后,县委政府要文体局为天全红军纪念馆布展。纪念馆第三展厅以“不惧二郎山险峻,红军精神世代传”为主题,专为当年修筑二郎山公路而布置。由于年代已久,一些人员无法联系,一些实物无法找到,工作开展很有难度。当我电话里求助徐怀中将军时,他热情地答应给予支持。在他的帮助下,不久就联系到了当年指挥修路的18军后方部队司令员陈明义将军的后人及其他一些参与者和见证人,收集到了一些珍贵的文物和宣传资料,圆满地完成了县委政府安排的工作任务。

    徐怀中将军是著名的军旅作家。他的长篇处女作《我们播种爱情》1957年出版后,受到叶圣陶先生的高度评价,在前苏联、日本、越南、前东德翻译出版;短篇小说《西线轶事》荣获1980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先后当选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届副主席、第六届、第七届名誉副主席,全国政协第八届、九届委员。在担任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期间,招考时限已过,由于慧眼识英才,超额录取了莫言先生,并在文学创作上给予悉心指导,大力推荐莫言作品,被荣获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先生一直尊称为“恩师”。

    徐怀中将军先生虽然83岁了,但他老马伏骥,宝刀未老。1993年离休后致力于中国革命现代军事题材的研究与创作,参与了《大决战》等许多影视剧的指导。最近又不顾年事已高,完成了一部亲身经历的非虚构长篇文学作品《底色》,该作品以上世纪六十年代越南南方抗美战争为题材,即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当我邀请徐怀中将军来雅安时,徐怀中将军表示,适当的时候会来二郎山走一走的,看看二郎山下的跨世纪变化,要乘车穿过川藏路长达4176米的二郎山大隧道,体验一下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还要登临二郎山高处,远眺雄伟陡峭的贡嘎神山,观望夕阳辉映下山坡积雪闪放出明丽奇异的光芒。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罗大佺 编辑: 沈芳怡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