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盐新闻网 > 盐邑文学 > 海盐文学 正文

世界这么大 还是要去南木山
时间: 2015年04月21日 14:21   设为首页 收藏 海盐视觉打印海盐手机报

   世界这么大,可是,在我们身边的南北湖,却远远没有看够,没有走够……每一次行走,都会有未曾预约的精彩,今天也是如此。“闲云野鹤”的车在疾驰,柳絮在飞舞。未开启行程,我们的心已经开始沉醉。

    到达南木山,心已被春天装满——各种生命蓬勃向上,笋芽儿破土而出,绿树换了新装,一切欣欣然的样子。山山水水也因此朗润起来。天色并不好,雾蒙蒙的样子,但是,南木山的一草一木却到处彰显着新生的力量。

    竹林里,一大群探着小脑袋的家伙,它们或高或矮,或胖或瘦,远远望去,参差不齐。它们使劲儿窜,张扬着它们的“小脑袋”,仿佛是在比赛,看谁能长得更高。此时,真想帮它们脱下身上那件累赘的“衣服”,帮助它们快快成长。后来,看到一株有两三个人那样高的笋芽时,情不自禁跑去和它拥抱合影——因为我们看到了那种直冲云霄的勇气。

    树叶是鹅黄色的,那样嫩,如娇儿的皮肤,不忍触碰。一只不知名的小飞虫静静地落在嫩叶上,它把自己巧妙地伪装成了嫩叶,浑然天成。就让它这样呆着吧!世间所有的生物都有它自己的一席之地,这片叶子也许就是它最理想的栖息地!

    春天,也唤醒了老树桩。它们怎么也长不出嫩叶,于是,悄悄地钻出几朵粉褐色的树菇来。它们点缀着暗黑色的老树桩,犹如给它穿上了一条花边裙,有点突兀,却是那么可爱。好吧!老树桩也有属于自己的春天。

    那棵不知什么原因而卧倒在地的大树更让我们惊叹,或许它是被雷劈倒的,或许是被飓风刮倒的,再或许是被虫子蛀空而倒的……虽然倒地不起,但它依然用最大的努力昂起身,扎根大地,并以满身的绿叶告诉人们,它还活着。看到它的人,似乎都被深深地震撼了——对生命的执着追求被它悄无声息地诠释出来了。

     在被春天感召的同时,我们也在感受南木山的人文气息。

     在此次行程中,我们路过“徐用仪墓”。墓地庄严肃穆、大气豪迈,墓地上方“圣旨”二字异常醒目,想必此人生前一定声名显赫。墓上一组对联“一生功过在人评,千里梦魂归故土”令人唏嘘。这儿风景秀丽,这是徐用仪魂归故土的原因之一吧!

    穿过“谈仙岭”高高的城墙,不久,我们便路过这里的民居,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戴着红色的绒线帽,身边放着一根当作拐杖的木棍,敞开着绛红色的大衣扣子。这位老人静静地坐在廊檐下休息,慈眉善目,面带微笑安详地注视我们的过往。显然,我们的路过不曾惊扰了她老人家。队伍中有驴友开始说:“这儿有个房子真好。”大家也欣然赞同,的确,这样的宁静生活是我们都向往的。只是,人心往往总是不满足于现状。兴许,待上一段时间,我们又开始向往忙碌向往繁华。

     这儿的民居中有不少老房子,墙面是用石头垒起来的,石头大大小小,长方形、椭圆形、多边形,各种形状都有,但神奇的是它们异常完美地组合在一起,搭配得简直天衣无缝。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副巨大的抽象画。墙面没有粉刷,如果有足够的耐心,甚至可以数清一面墙到底用了多少块石头。石头表面因为经年的风吹雨打,已有暗黑色的斑斑驳驳。它们,见证了时光。

    在这个民居群中,我们还看到了“新四军海北支队北撤旧址”。这是一座建于民国初年的山村民居。1944年6月6日,新四军浙东纵队海北支队从余姚渡江至黄沙坞登陆,以南木山为驻地,打击日寇与汪伪政权。2001年6月30日旧址修复落成,有五个展室,在此展示了新四军海北支队的战斗经历。我们没有进去,只是匆匆路过。

    归程中,我们改走水泥路下山。于是,便和南北湖的水也有了近距离的接触。驴友们一致选择通过水面的九曲桥,留下合影。湖边的芦苇、湖面的飘萍、远处的青山,我们仿佛走进了一幅烟雨江南的画卷,久久地流连……

    走进自然,我们才能听到麦穗抽节的声音,看到柳絮飞舞的场景;走进自然,我们才能听到鸟儿在枝头婉转地歌唱,看到蝌蚪正在酝酿一场逃离。

    世界那么大,美景看不完。不在乎目的地,我只在乎沿途的心情。

来源: 作者: 海盐县向阳小学 孙美花 编辑: 杨扬
相关新闻
`